广州帐篷价格联盟

那些不清楚会将你带往何方的路,才是你值得一走的路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图片 凉久下



>我们所走的每一步路,都算数。



20岁那年,我尝试第一次一个人旅行,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要去哪里,没有同伴,只有一张橙黄色的火车票,背一个背包,前往广州,去见一个认识了很久却未曾见面的朋友。


和以往的经历不同,前几次出远门,不是父母长辈陪在身边,就是有几个要好的伙伴儿,旅途中至少可以说说话,而一个人旅行,需要忍受的事情很多,长时间的发呆,沉默,找一些打发时间的事情来做,听旁边座位的人说着他们的方言,听着你或许听不懂的笑话,看着他们哈哈大笑。更重要的是,当时火车从湖南出发,抵达广州的时间并不简短,我几乎看完了一本带在身上的书,天空从白到黑,来回穿梭的列车乘务员推着小车说着重复不知道第几次的话,有人睡着了,打着呼噜,有孩子的啼哭声,沿途的树木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


这个时候,你唯一可以做的是用手机和你想聊天的人说几句,来打破这尴尬的时刻。那一年还没有微信,流量跨省需要单独算费,没有3G,每次穿越隧道的时候,就会失去信号,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连上。发出去的信息一直在等待,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又一下子收到好几条回复。


——还在吗?

——人呢?

——喂……


抵达广州的时候是在夜晚,火车站的人很多,熙熙攘攘,外来人口很多,说着各自的方言。去广州之前,听闻很多关于广州治安不好的消息,好在当年身上也没有什么钱,只是担心找不到朋友,站在陌生的环境举手无措。



他时常在朋友圈里更新自己眼中的广州


这么多年后,回想起来,对于广州的印象很浅。那时候跟着朋友住在巷子里的老房二楼,拉开一扇铁门,门口有许多绿植,朋友叫我小声一些,说一楼的房东脾气不好。房间很小,当时他刚去广州第二年,工资只够租一个单间,五百来块,一张小床。


他站在阳台抽烟,说待会儿把沙发拉开,然后问我第二天早上想吃什么,他推荐了几个粥,然后又点燃了一支烟。


夜里,他和我说,去年还在老家的学校里当老师,但发现始终没有办法呆下去,学生和同事都不差,但是那种环境明显不是他要的生活,具体要什么生活他也不清楚,但非常清楚的是不喜欢什么。于是背着家里人,辞掉了工作,到了广州。


那时候只有20岁的我,其实对于前面要走的路也很迷茫。我坐在床上,看着卧在沙发上的他,说,不会怕吗?什么都没有,一个人,单枪匹马。他从抽屉里拿出几本杂志,递给我,他说,不怕啊,我在这家杂志做编辑,实习,钱很少,但是很开心,一开始刚够付房租,剩下的钱连吃饭都不够,但是却还是很开心,这种开心和有钱那种开心不同。


明明没有多少钱的他还是带着我到处吃吃喝喝,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几次我抢着买单,他都说不用。我问他,打算一直在这里做编辑吗?他说,不知道啊,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想要做做看。



搬了新家后,从阳台望出去的黄昏


从那之后,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城市,见见几个朋友,有的是因为写东西认识的,有的是因为混论坛认识的,有的是因为朋友的朋友。20岁到22岁,那两三年的时间里,我和太多的人对过话,从他们身上,我看到很多东西,比起迷茫,我想更多的是应对迷茫的一份勇敢。

因为独自旅行的次数变多,也开始慢慢能够和旅途中的陌生人交涉,有时候实在买不到有座的车票,长途跋涉只能站在过道,遇到好心人会让座,渐渐也就攀谈起来。从大多数人的身上,我可以感到他们对自己前途的不确定,而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知道,每个人都必将经历这个时期,不清楚自己要什么,不清楚自己怎么过,想象过无数未来的日子,却不清楚哪一个属于自己。


你我都一样。


大学时,总是有一门大学生职业规划课,上座率不到百分之三十,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听老师给你指导你未来的人生。那时候我们会做MBTI职业分析,看看自己属于什么类型的从业者,这样的课并不是没有作用,但作用非常小,一方面有可能你测试出来的类型和你现在所学的专业根本不符,你是要改变专业还是要改变自己?另一方面,这样的课程只是一个大概的指导,并不会做一个深层的扩展,好比你测试出你适合做记者,你会问我要怎么去做呢,没有人会告诉你。


后来,我接受了这份不知所措的迷茫。


因为我知道,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我一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朋友,在上海做了几年的建筑设计师,直到前年,辞掉了工作开始在家里做自己的设计。他将设计的收拾拿到工厂加工,然后放在国外的网站上面卖。他说,其实挺难的,一开始也不会有多少人买,连点进来看的人也不多,但是每次做好一枚新的戒指,或者一串新的吊坠,成型的瞬间,特别开心。没有赚钱也没关系,重点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周末的时候,他会带着相机去周围的地方拍拍照片,多卖出几件东西的时候,就去远一点的地方旅行。


朋友自己设计的首饰和戒指




他设计的首饰和自己的网站


http://www.elitesigner.com/front/designer_detail/2



空闲下来去日本看樱花的他


他和我说了一句,与当年广州那位朋友说过的类似的话。

就是不清楚自己能够靠这样的方式活多久,才会觉得刺激无比。

专心创作的时候,就特别不想被人打扰,不管是工作还是同事。


一时间让我想起,有一年我和几个高中同学去凤凰旅行,因为大家都不记得路,所以很快就迷失了方向。但走着走着,我们就发现了路标,按着路标走,当然就可以走回来时的地方,但是我们最终却选择了一条没有路标的路。起兴是一个同学说,既然来了一趟,就应该去看看计划之外的景色,后来我们沿着没有路标的路走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发现,路的尽头什么也没有,可是这个过程中,我们唱完了周杰伦几乎所有的歌,而且沿途拍了许多照片,很多年后,每次翻起那几张照片的时候,都会有人问,这是哪里啊,我说,是凤凰啊,好多人都说,我怎么在凤凰没看到这样的景色,我说,因为我们走了一条不知道通向何方的路啊。


我有一个很好的兄弟,是那种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多大的矛盾,第二天就可以和好的那种兄弟。他毕业之后就回到了我们家那个小镇上,然后在一家工厂工作,工资不低,但是工作单调乏味。每一年,我都会和他说,一起出去玩吧。虽然他总是满口答应,可到底无疾而终。他说他没有时间的,在外面也玩不开心,领导随时都可能会找他。去年,我回家的时候,我听到很多长辈传言厂里的效益不好了,他和我聊天,说随时可能会走人。后来,我去常州做学校,创业,邀请他一起,他最终也没能迈出那一步,他说,总是想要去尝试一下,但是每当做决定的时候就害怕了。


我想不到的是,才24岁的他,和我说,他怕输不起。


有时候我们谈心,他说,谁不想去外面的时间看看,拼搏一番呢?但是自己没有那份勇气,归根结底是没有那套本事,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乘风破浪的。他说的时候,我看着他,我知道,如果那一年我们一起去凤凰玩,如果遇到那两条路,他肯定是会选有路标的那一条。这不怪他,我觉得他说得没错。他的表情透露着不甘心,但却始终没有战胜内心怯弱的那份勇气。


我还有一个摄影师朋友,和我算是半个老乡,前年年底的时候从重庆来到北京,喜欢摄影,但并不是学美术出身,完全是依据个人爱好存在于大城市。很多时候,也不清楚自己会在北京呆多久,住在小房间里,有单子的时候出去拍照,没单子的时候就在家看书,没有保险,没有依靠,这些在那些传统的长辈眼中看来,简直为他担心。但是他丝毫也没有为看不清前方的路而疑惑。他觉得这样的生活虽然比起朝九晚五而言更冒险,可却再自由不过了。


他说,用自己赚的每一分钱,不管在哪里,都安心。


他拍摄的客片


他在北京小却温馨的房间


你以为选择一条看不清未来的路,就一定会成功吗?当然不,谁知道呢,就像是我们最终选择的那条,到头来也不过是一个死胡同,既没有美景,也没有鲜花,但是为什么还是要选呢?


因为,既然来了人间一趟,当然不是只为了看看太阳,还有沿途的鲜花和接受风暴的臂膀。



夕阳中的上海街道


在上海的第一年,我也担心过交不起房租,还不了信用卡,遇不到知心的人,甚至没有办法融入这个方言与自己不同的城市。但是渐渐的,我觉得我大概最不后悔的就是,我选择了一条自己看不清前方的路。


在曾经熟悉的家乡,我知道每条道路通向哪里,知道每一路公交车会路经哪些地方,知道地方台每晚准点会播出哪些节目,知道哪家商场哪个柜台贩卖哪几种商品,知道我们的期待会越来越局促,新鲜的东西会越来越少。


但在上海生活的日子里,一开始我连公交怎么坐都不知道,看着公交牌上总是写着XX路XX路,而不是XX站时,我第一次感到了陌生,而这种陌生却慢慢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每次搭乘地铁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时,都会有一种打游戏又过了一关,打开了新地图的感觉。后来搬到北京,听着司机和我说东南西北,我又想到了当时刚到上海时不识路的局促,当我已经习惯了上海XX路XX路这样的坐标方式时,却又要开始习惯东南西北了。


你看,这样不是很有趣吗?


每一次新的生活,都像是在学习一种新的技能,这些在课本上根本没人教授你的技能。


比选择在哪里生活更重要的 ,是选择怎样的生活。其实你在哪里生活,都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是我们不要局促自己的生活,让自己的认知越来越窄就够了。


20岁到30岁,这十年,大概是我们最无畏的十年,即使输,输不了一辈子,即使赢,也不一定能坐享终身。时间不会等我们,只会带走我们拥有的青春,有时候胆大无畏地朝前走,看似是一种挥霍,也是一种享受,更是另一种不辜负。




【往期精选】⤵️


那些为爱做过的小事



合作/ 聊天/ 吐槽心事 :zhxandly121@qq.com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