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帐篷价格联盟

看到这些将军,我果断转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将军领队受阅是9月3日阅兵式的一大亮点,共有50多位将军领队参加受阅。50多名将军领队平均年龄53岁,最大的58岁。在他们看来,阅兵训练既是忠诚训练,也是作风训练。他们忘记职务、忘记年龄、忘记伤痛,与官兵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吃苦、一个盘子里夹菜,在训练场留下一幕幕感人的画面。这些或平凡或感人的故事,让受阅战士在百姓心中少了一些神秘,多了一些温暖。


将军在训练场上就是一面旗帜,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刻苦训练极大地鼓舞和带动了受阅官兵的热情。有的战士在日记中这样写到“和将军领队在一起受阅我们无比自豪、无比感动。将军领队成为我们方队里最美的军人。




“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领队张海青是65集团军军长。作为受阅方队唯一的军长领队,他不顾自己与战士30多岁的年龄差,坚持服从指挥、听从口令,每天绑着4公斤的绑腿,练军姿、练步幅、练体能,每天与队员一个标准拉全程八九个来回,行走10多公里。


@
“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吴亚男、黄铭少将



图左为16集团军副军长吴亚男少将,图右为16集团军参谋长黄铭少将。


担任“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的是16集团军副军长吴亚男和参谋长黄铭少将。这两个年过半百的将军领队,始终如一地与战士一起吃苦流汗。他们坚持每天清晨5时起床练习摆臂、踢腿。副军长吴亚男有腰疼的老毛病,为了正常参加训练,他天天紧绑护腰带,只利用休息时间做理疗,有时疼得直冒冷汗也咬牙坚持。为提高自身训练水平,他与官兵同场竞技,有问题互相纠正,要求教练员纠正动作只准批评、不准表扬。


@
“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将军领队林向阳、洪江强


林向阳、洪江强两位将军领队。


“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两位将军领队是第31集团军副军长林向阳和洪江强。他们都是从第31集团军基层干部、各级主官一步步历练成长起来的共和国将领,其中洪江强参加过1984年国庆大阅兵。31年过去,从队员到领队,从学员到将军,让洪江强对阅兵有着更深的感受。“1984年参加阅兵时我是第五方队,现在也是第五方队。没想到,在我的军旅生涯里还能再一次参加首都阅兵,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洪江强说。此前,在阅兵训练评比中,徒步方队20名将军评出4名优秀领队,作为“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的领队,林向阳和洪江强少将双双当选,专门去装备方队做示范。


@
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邓志平、高伟少将



邓志平少将(前左)、高伟少将(前右)。


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方队两名将军领队,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和副政委高伟。邓志平曾在老山前线立下二等战功、。邓志平一开始集训时两腿夹不紧,教练当着众人的面批评了他。打那之后,不论是集训还是私下里加练,他练得比谁都刻苦,一度上厕所都蹲不下去,体重从87公斤直降到不足80公斤,腰围整整小了12厘米。他说:“说心里话,支撑我们刻苦训练的动力,,小的靠面子。作为将军,不能给党和军队丢脸,不能在战士们面前丢人!”


虽然已50多岁了还要顶着烈日同战士们一起站军姿,接受军衔比自己低很多的教官的严厉训练,但在高伟少将的眼中,“这都不是事儿”。


“与阅兵的荣誉相比,训练这个苦完全是微不足道的。”高伟说。


@
“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方队将军领队刘卫星、夏俊友



夏俊友少将(中左)、刘卫星少将(中右)。


“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刘卫星是济南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具有博士学历,是一位学者型干部。他攻克数十项重大装备保障技术难题,22项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今年5月,受领“刘老庄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任务后,他以普通一兵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脚部受伤仍带伤坚持训练,实现从“科研明星”到“阅兵领队”的转身。


“刘老庄连”英模方队将军领队、第54集团军副军长夏俊友白天坚持和队员们一起训练,晚上训练结束后通过理疗来缓解疼痛。面对记者,上士教练员梁智开始心疼起自己的“徒弟”来。为了纠正摆臂、走路姿势,夏俊友每次训练用DV把训练过程录制下来,休息时反复回放,及时发现训练问题,反复研究训练技巧。3个多月的集中训练,夏俊友顺利通过了将军领队结业考核。(作者:安普忠 马永生 张 良)



图为夏俊友在阅兵训练中。韩 理 摄


@
“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部队方队将军领队王秀斌、周夕根


“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部队方队王秀斌周夕根两位将军领队。


担任“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的是第1集团军王秀斌副军长和周夕根副政委。训练场上,他们不讲职务,不讲年龄,用高于队员的标准严格自我要求,王副军长强忍髋骨损伤积液的伤痛,正课时间捆上护具咬牙练,休息时间对照视频找差距;周副政委克服训练时间短的实际,在宿舍竖起整容镜,拉起踢脚线,加班加点抠标准。训练场下,他们如兄似父,和官兵一起谈体会、讲感悟、唱军歌,不断凝聚力量,鼓舞士气,帮助队员以饱满热情投入训练。


@
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领队陈相文、祝运璇



受阅的“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将军领队陈相文(前左)、祝运璇(前右)同方队士兵一起训练。 田丰 摄


“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的领队是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参谋长陈相文和副政委祝运璇。陈相文是侦察兵出身,上世纪80年代两次参战,曾两次荣立三等战功。撩起右腿裤管,小腿上3处弹伤疤痕格外醒目。陈相文除参加将军领队独立训练外,这位指挥官领队每天踢正步往返3个来回3.6公里,每晚对着镜子左右踢腿各100次,坚持睡硬板床,不枕枕头,队列动作始终走在前列。


@
、苟春燕



徐平少将(前左)、苟春燕少将(前右)。


身材高大魁梧的武警北京总队副司令员徐平将军擅长“魔鬼训练法”,当年以挑战生命极限的“狠劲”,瞄着国际一流特战队水准,训练出“雪豹突击队”,为国家打造出一支重要的反恐精兵。如今,55岁的徐平每天像战士一样站在队列中,千次万次地重复着立正、摆臂、踢腿、敬礼等枯燥动作,每次训练都是汗水沿衣角往下流。


,曾在西藏工作33年,到北京工作一年多,高原反应还未完全消除。针对过去长期在高原、个人年龄大、队列底子弱、参训时间短的情况,他除了白天操练课时间认真练、有空请教练员带着练,,与队员聊天谈心,保证队员能够全身心投入阅兵训练。


在两位将军领队的带动激励下,方队全体队员铆足了劲争第一、创一流。在徒步指挥部组织的5次训练考核评比中,武警方队4次获得优胜方队流动红旗,1次受到通报表扬。(作者:张海华 赵 波 武炎龙)


@
空降兵战车方队领队景涛少将



空降兵某军副军长景涛少将(左一)。


空降兵战车方队领队由空降兵某军副军长景涛少将担任。今年50岁的景涛曾参加1999年国庆阅兵组织工作,2009年国庆阅兵中是空降兵徒步方队方队长,作为领队带兵受阅这是第一次。


烈日当头。阅兵村训练场,地表温度50多摄氏度,景涛少将手腕挂着沙包,反复练习敬礼姿势。“白天和战士们一起晒8小时‘日光浴’,晚上开会加班到凌晨,这是我在阅兵村的工作常态。”


方队还给将军“开小灶”。空降兵战车方队的一名战士、一名排长先后成为景涛的“教员”,一对一加大训练强度。(作者:江卉 赵启洪)


@
“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李晓岩少将


“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李晓岩少将,担任陆战两栖突击车方队将军领队(前左一)同方队士兵一起训练。 摄


在受阅的两栖突击车方队中,有一些是年纪偏大的将士。该方队领队之一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李晓岩少将自身因长年飞行和出海训练,有着慢性膝关节损伤等病痛,但他在训练中叮嘱和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教练员:“把我盯紧点,千万不能客气”。李晓岩少将从踏进阅兵训练场那天起,始终与广大官兵同甘苦、共训练,以良好的作风形象带动部队、感召官兵,在训练场上树立起我军领导干部的好样子。


@



图为刘庚群在阅兵训练中。黄 亮 摄


、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庚群顶着烈日和受阅队员一起进行阅兵式训练。由于长年率舰出海执行任务,肩周和腿部关节都有伤病,长久站立疼痛难忍。领队小教练徐生喜考虑到将军的年龄大、身体有伤,训练中常会适当给予关照,可刘庚群却始终与战士们训在一块。他告诉徐生喜:“站在队列里,我就是你的兵,不能搞特殊。”


如今,经过两个多月的强化训练,将军练就了军姿3小时纹丝不动、40秒不眨眼的硬功夫。(作者:郭金辉 黄 亮)


@
坦克方队领队、



坦克方队领队、。


铁甲奔流,动若风发!坦克方队以雄壮森严的气势隆隆驶过检阅台。站在头车炮长位置的是方队领队、。


在乘车训练中,炮长和车长要“四步登车”,要求乘员在四步之内必须跳进坦克舱。笔者在训练现场看到,登车第一步需要跨出的高度将近1.1米,四步完成难度不小。只见邹运明走上前,手脚配合,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站在车边的贾旭伟一掐表——4.8秒,优秀!


“成功绝不是偶然!”驾驶员丁辉透露,邹运明的左膝盖有旧伤,加上长时间高强度站立训练,半个月前已出现积液,他一直在悄悄打着“封闭”坚持训练。(作者:李志涛)


@
、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周煦明




炎炎烈日下,,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周煦明少将钻进一辆辆战车驾驶室,随战友一趟一趟跟训,询问驾驶要点、查看训练情况……


周煦明将军30多年军旅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潜艇里度过的,他将在潜艇部队养成的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带到了训练场。


每次走上训练场,周煦明都会仔细检查个人军容,要求近乎苛刻:外腰带扣与衣缝线的距离、枪套与腰带扣的距离……都是按教练员事先用尺子测量固定好的间隔,严丝合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作者:陈国全 张腾飞)


@
履带步兵战车方队将军领队、第41集团军副军长李明



“120分贝!”在履带步兵战车方队训练场,方队领队、第41集团军副军长李明少将的口令声如响雷,又创纪录。


纪录远不止这些。30分钟不眨眼,站立2小时身不晃……一个个数字,让人丝毫意识不到将军已年过半百。其中有一个数字将军特别在意:那就是平均每天练习敬礼的次数。


军旅生涯,敬礼无数,为啥还对敬礼训练这么重视?“我这是向三军统帅敬礼,这是军人崇高的荣耀。。(作者:欧阳浩 张继贤)


@
、第二炮兵某基地副司令员沈国强




、第二炮兵某基地副司令员沈国强少将,今年58岁的沈国强,。


这一次,已届退休年龄的沈国强,仍然挂帅出征,奋战阅兵场,宣誓“要将军旅生涯的光荣句号,完美地划在天安门前”。


站军姿,一动不动,如松如柏;喊口令,字正腔圆,声如洪钟;练敬礼,千遍万遍,挥汗如雨。每当夕阳西沉,夜幕低垂,将军的身影又会准时出现在体能训练场。每天一个徒手五公里,他坚持了整整40年,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作者:宋开国 严德勇)


@
歼-10梯队将军领队、沈空参谋长常丁求




仰望蓝天,15架歼-10A组成3个楔形编队,如一枚巨大的箭矢疾飞掠过。带队训练的长机飞行员,正是沈空参谋长常丁求。


常丁求的名号,在空军飞行员队伍里可谓如雷贯耳。一个“敢”字,贯穿了他30余年军旅生涯。长空凭风,问天九重。如今,将军又一次“敢”字当头,领衔战机编队飞向天安门。48岁的他,即将达到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可是阅兵训练中,他却精神得像个小伙子。阅兵训练场上,他带领梯队人员判读飞参、分析地面拍摄的队形照片,对照“秒米不差”标准,逐个细节推演。体能训练室里,他给自己加训力量练习课目,每一次都是汗水湿透了体能训练服。(作者:李开强 高立英)


编后语

一个将军一面旗帜。他们在阅兵场上用实际行动展现了我军高级指挥员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责任担当和身先士卒、以上率下的良好形象,被誉为“官兵的行动楷模、方队的精神脊梁”。我们相信,我军高级领导干部不仅能在阅兵场上当先锋、作表率,也能在战场上带领官兵冲在前、打胜仗。我们坚信,这样的指挥员一定能担负起强军兴军的历史重任!


点击“阅读原文”更精彩哦!!

阳光里二手房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