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帐篷价格联盟

26年前,一桩离奇的凶杀案(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1990年的义乌,正处于一波方兴未艾的商业大潮中。义乌小商品市场经过八年的发展,在这一年的成交额已跃居全国专业市场之首,并奠定了此后的霸主地位。勤劳又聪明的义乌人,尝到市场经济的甜头后,一发不可收,赚钱赚上瘾了。晓蓉的父母当时就是远近闻名的经营大户,前摊后厂,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土豪”,只是那时的商人,不如当下社会地位高。稠城镇中是义乌最好的初中,同学父母中公务员居多,晓蓉、娟子和我,算是少数几位父母经商的同学。而娟子的情况,跟我比较像。

 

稠城镇中那时没有寄宿住校制度,学生放学都是回家,连晚自习都是初二以后才有。我家在乡下,离学校有十几公里,不可能天天回家,只能在市区租房子住。所以我从十一岁起,就自己一个人住了,而父母给我租的房子,兼了货仓的功能,大部分空间堆货,搁一张小床让我睡。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也习惯了自立的生活,每周回家一次,从来么有父母接送。生活,哦不,生存,教会了我们不再矫情。我相信娟子也跟我相似的心路历程。为什么她小小年纪一个人住,很多人不能理解,我理解。

 

在等待法医报告时,“铁哥”就已经让人去调查了娟子遇害那天的社会交往,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反馈的消息是,娟子当天大约跟三位同学有过接触。第一位是晓蓉,娟子最好的朋友。晓蓉跟警方说,她是下午六点左右见到娟子的,天还没有黑。晓蓉家里有钱,直接在厚河街买了房子,跟娟子租的房子隔得不远。晓蓉正在拿打河里的瓶瓶罐罐玩,看到娟子过来就拉着娟子让她也打几枪,这是晓蓉父亲从广州给她带的礼物。娟子个子小,身形淡薄,拿枪有点费力,打不了几枪,她问晓蓉借录像带。那时的录像带都是盒式的,晓蓉家里有很多她喜欢的侦探题材的录像带。晓蓉立马跑回家给娟子拿了最新的福尔摩斯探案集的片子,嘱咐她看完后给阿远看,因为阿远也找她借过。

 

阿远父母在当天下午六点半时接到过一个电话,是娟子用公共电话打的。当时阿远出去玩了,没有接到,回家后见是公共电话就没有回复。“铁哥”通过电话局查到了这通电话,是娟子租的房子楼下一个商店里的公共电话机打出的,通话时间只有半分钟。询问阿远和阿远的父母都没有什么结果。合理的推测是,娟子从晓蓉那里借了录像带后,想打电话跟阿远说一声,结果没有找到阿远。阿远说当时他去另外一位同学家里玩电动了。阿远告诉警方,娟子的弟弟他也认识,的确不住在厚河街,因为才五岁,根本不可能和姐姐单独住。

 

第三位调查的是萍儿,也是最后一位见过娟子的同学,时间大约是下午七点。萍儿是在厚河街的河边遇到娟子的,当时他们还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萍儿问娟子,为什么放假了还不大陈镇家里住而要住在厚河街。娟子说起最近父母关系不好,经常吵架,在家没法做作业看书,而且父母又宠着儿子,她觉得受了冷落,就跟家里打了招呼住到厚河街租房里。萍儿听说娟子遇害,第一反应就是跑去看她,结果她第二天白天跑到厚河街。那时娟子的尸体还没搬走,现场也没有完全清理,警戒线没有撤,结果萍儿误打误撞进入了案发现场,看到了她此生最梦魇的一幕。

 

“铁哥”多年以后想起这一幕还觉得后怕。现场保护最起码的就是封锁,不让外人进入,污染现场物证。忙碌了一宿的同事疏忽了,一不留神让个小孩钻了空子。陈队长狠狠地批评了负责现场安保的小刘,这件事对未成年的萍儿的冲击有多大,不敢想象。凶案现场的血腥、恐怖、惊悚,成人都不一定受得了,何况孩子,这种事会给她一辈子留下阴影的吧。“铁哥”把萍儿拉到一边,试着做了半天的心理辅导,对于女儿的同学,他感觉跟自己的女儿受了伤害一样。过了很久,等萍儿情绪平复,他才敢小心翼翼地询问萍儿关于她最后一次见到娟子的情况。

 

“铁哥”根据现场勘察的情形,综合证据,做了初步的推理。他跟陈队长说了自己的想法,认为案件性质有几种可能性:一是熟人作案,直接敲开娟子房间的门,进去后突然下毒手,动机应该是仇杀,跟娟子父母有过节。二是情杀,根据他们走访的情况,娟子的父亲好像外面有情况,娟子母亲最近跟她父亲吵架就因为此事,有可能是第三者作案。三是未成年人作案,因为娟子长得淡薄,但现场却留下如此多的搏斗痕迹,说明凶手力气不大,不能一招致命,是女人或者孩子可能性比较大。还有第四种可能就是流窜作案,劫财不成杀人,但为何门窗没有撬痕,是否凶手骗开房门不得而知。

 

法医的检验报告出来了,娟子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是仓库里的拉链绳子造成的,死亡原因是窒息死亡,身上的刀伤没有致命伤,头上那把刀虽然凶狠,但应该是在窒息死亡后插的。根据胃溶物和尸斑推断,死亡的时间大致在凌晨一点左右。现场的大量血迹,暂时没有发现死者本人以外的人所留。现场的指纹有娟子的,娟子父母的,也没有查出陌生人指纹。现场的血脚印,倒有一枚,但显然经过涂擦,无法分辨大小和形状,很难根据这个推断凶手的身高体重。其他证据,居然非常寥寥!这让“铁哥”深感意外。



未完待续



案情回顾:


26年前,一桩离奇的凶杀案

26年前,一桩离奇的凶杀案(二)

26年前,一桩离奇的凶杀案(三)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